罹癌父淚下:我去天堂 唐氏兒誰顧

中國時報 2009年06月15日

【朱芳瑤/台北報導】

卅五歲的唐氏症者「阿宏」,從小就得父親疼愛。
不幸的是,阿宏爸爸已被診斷是癌症末期,他沒心思想自己的身後事,
只擔心憨兒沒人照顧。「我走到生命的盡頭,下一步是去天堂,但阿宏何去何從?」

第一社會福利基金會研發組長張文嬿記得,那天阿宏爸爸把兒子送來基金會服務
智障者終老的團體家園,阿宏沒哭,爸爸卻在門外潸然淚下。

張文嬿說,她也遇過家長「預告」,「有一天若我要走了,會先把孩子帶走」。
社福團體認為,老憨兒愈來愈多,家庭的照顧壓力愈來愈沈重,政府相關因應措施
不能再牛步。

六十六歲郭女士有個智能障礙的胞妹「小梅」,今年六十三歲。
郭女士表示,母親臨終前再三囑託她一定要照顧妹妹,姊妹倆感情好,她欣然接下
這個擔子。棘手的是,小梅老化加速,陸續出現慢性病與失智症。

「我一個人照顧她,實在撐不下去了。」郭女士坦言,
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,四、五年前便開始幫妹妹尋覓合適的終老機構。

四月新啟用的台北市南港養護中心專收中高齡老憨兒,最近入住的「阿淑」五十歲,
因行動不便,洗澡、上廁所都要有人幫忙。阿淑的父親張伯伯高齡八十三歲,早已
無法負荷照顧女兒的重擔。「阿淑是我一生的責任,但我這把老骨頭囉…唉!」
張伯伯感嘆,卅年前他就開始擔心阿淑的未來,「我對不起她,也捨不得她。」

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走入社區,發現許多憨老家庭等待社會援助,呂伯伯與子忠
是其中之一。打過徐蚌會戰的呂伯伯,在台灣落地生根,雖然曾想回大陸探親,
卻怎麼也離不開患有重度智障的小兒子子忠。

子忠今年卅二,白髮蒼蒼的呂伯伯腰受傷了,老人病也愈來愈多,不得不開始盤算自己
不行的那天,要把子忠送去哪個養護機構。呂伯伯說,「做父母一輩子要擔心自己的孩
子,更何況是子忠這樣的孩子,我肯定進棺材也放不下的。」






檢索:

喜憨兒 老憨兒
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
真善美啟能發展中心
仁友愛心家園
公益築家計畫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reny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